宁簌

因为他们有个队长叫喻文州。


cp洁癖


背景字为顾城轩的,头像忘记是哪位太太的,侵删。

【刘卢24h】微草战队的刘小别前辈,我喜欢你。

·宁簌/文

·私设如山,ooc,bug请指出

·别哥生日快乐

·花吐梗√

·cp预警:刘卢,喻黄

好的下面就是庙粉卖自家未来的时间。







1.

卢瀚文是在黄少天的叫门声中醒过来的。

搞什么啊……黄少有什么事那么急……这才几点嘛……

卢瀚文随口回应了一声阻止了黄少天的噪音攻击,半张着还没从梦里出来的睡眼摸枕边的手机,按开。

才六点啊……不知道小孩子要长个子吗……唉!不对!今天是十一号!

卢瀚文把一脚踢开,没穿拖鞋就直接往洗漱间扑,抓了牙刷挤上牙膏就开始对自己的牙齿牙龈下毒手。

差不多收拾好的时候,门外的黄少天已经被喻文州拉走了。

卢瀚文急慌慌从洗漱间里出来,去扯昨晚放在椅背上的常服外套。

早晨六点的微光顺着窗边爬进室内,洒在卢瀚文的电脑桌和床头,被子乱乱的摊在床上,枕头歪在床边将掉未掉……

花瓣?哪来的花瓣?

卢瀚文伸去拿衣服的手转而拾起床上的几片花瓣。

还来不及细想,属于刘小别的专属铃声突然响起,卢瀚文捏着花瓣就奔去洗漱间。

“小鬼,起来了吗?”

“小……”

一个字音刚滑出口,还未落便戛然而止。

“小鬼???怎么了???”

电话在沉默了几秒之后被卢瀚文挂断,另一头的刘小别拿着被挂掉的电话和正好出来问情况的王杰希大眼瞪小眼。

王杰希:0_o?


2.

卢瀚文风风火火的跑到食堂,黄少天刚要开口说不要跑那么快,没想到小卢扯了黄少天旁边的喻文州就跑,吓得其他人都放下还没吃完的早餐跟着跑了出去。

(幸亏小卢腿短跑不快)

喻文州一路被卢瀚文扯进了他的宿舍,然后看他迅速关上了门,看得喻文州表面稳的一批内心有点慌。

抬手揉了揉小卢的头发,声音轻柔:“这是怎么了?”

卢瀚文一脸不知所措,把手伸出张开给喻文州看。手里的蓝雪花瓣已经被捏得不成样子了。

喻文州看着小卢紧抿着嘴,心底有了几分猜测。

“唉,里面怎么没什么动静?”

“有了!”

“……那是黄少的手机铃声吧……”

“你们几个帮我听着点儿 我一会儿就回来,唉,王杰希,找我干什么啊……”

其他几个人正准备跟门缝贴得更紧,门就突然从里面被打开了。

“队长,怎么了?小卢怎么了?”

喻文州从屋里走出来一句话没说,拉着黄少天就去了自己宿舍。

而卢瀚文一言不发的从里面跟出来,眼睛有些发红,发现喻文州把门关上后扭头看愣住的其他人。

其他几个不会哄人的相视无言,然后一致把徐景熙推了出去。

???为什么是我??我是奶但是不会治疗心理啊!

而其他几个人无视了,徐景熙的辩驳。

“小卢怎么了?跟他药的闹矛盾了?”

卢瀚文摇摇头,想到挂断了小别前辈的电话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又想到自己这样不会是要死了吧……

“那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卢瀚文终于开口说话了,不过徐景熙几个看着随着小卢话音落地的花瓣愣住了。

“小卢……你变成花仙子了?”李远呆呆的问了一句。

花仙子什么的……太打击男子汉自尊心了好不好!

看小卢那好像要冲上来邀请PK的样子,宋晓赶紧把李远拉走了,剩下郑轩和徐景熙互推对方去哄自家未来。

等喻黄两人从宿舍里出来,门外三个人已经站了半个多小时,而刘小别,已经在机场了。

走廊的窗户斜射进炽热的阳光,几只麻雀正飞过窗外向着远方去了,黄少天的手放在卢瀚文的肩上,喻文州站在宿舍门口看着黄少天和卢瀚文,真真是一副家和万事兴的样子,顺便闪瞎了郑轩和徐景熙的眼。

“……队长,小卢这是怎么了?”

“大概是生病了,不过具体还不太清楚。”

“那个……队长,你可以问问会不会是花吐症。”

“唉,景熙你怎么知道这个病?我和队长问了好多人才问到的,我大蓝雨真是藏龙卧虎!对了,我和队长问小卢点事,来来来小卢进来。”

喻文州的队长宿舍跟小卢的宿舍都是蓝色调的,进去之后让人感觉很放松。电脑桌上放着一盆不知名的花,花茎上顶着一个光秃秃的花蕊,鲜嫩的花瓣正被黄少天拿在手里摧残。

“小卢啊……你有喜欢的人吗?”黄少天认认真真盯着卢瀚文的眼睛问出了这句简单的话。

“嗯!”小少年的声音干脆利落,如同当年喻文州和黄少天问14岁的他要不要马上上场打比赛时他的回答一般坚定,眼神里迸出的都是光芒。

随即黄少天就沉默了,喻文州笑着拍了拍卢瀚文的肩,“是微草的刘小别吗?”

“是啊!”那眼神里坦坦荡荡,笑意上溢。

“嗯。初步猜测你得了花吐症,这是资料。不过也不能太确定,一会儿去医院看看或者找找医生来。”喻文州拿出手机,打开,把刚刚问到的东西给他看,看他还带着点小孩子样的嫩嘟嘟的小脸微微发红,却兴奋抬头对自己眨眨眼。

一旁的黄少天一脸凝重,开口说“这条路挺难走的……”

“我知道的。”

“好了,小卢你先回去吧。”

“嗯好。”

门被卢瀚文轻合上,喻文州的话音随着那轻轻的关门声响起,“少天,相信小卢能跟我们一样走过来的。”

“我只是担心!担心小卢嫁到微草被他们欺负!那可是我们蓝雨的未来,宇宙第一战队的未来!”

“噗。少天,刚刚小卢的眼神跟你当时表白的时候的眼神很像。”喻文州的吻印在黄少天的额头。


3.

九月份的广东虽入了秋,却依然太阳艳艳,照得刘小别想掀了帽子和口罩,热烈的阳光催发着上午的电话带来的不安,刘小别烦躁的站在路边拦出租车。

待到打到车,到地,付了钱后,刘小别站在蓝雨门口拨打了卢瀚文的电话。

“小别前辈!”

“小鬼,我到蓝雨了,出来接我。”

“啊?!好的!”

卢瀚文一路奔到门口 一眼就看到了眼光下的那人,双手揣在兜里,轻声跟唱着耳机里播放的歌,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却没有他本人那般耀眼。

刘小别眼看着那小少年朝自己奔来,扑在怀里,接好他。

“小别前辈!”

“嗯。”刘小别直接把那小少年一把婴儿抱抱起,从他奔来的路稳稳走过去。

那小少年乖乖的趴在他身上不时帮他指一下路,一路让刘小别抱回宿舍。

路上碰见的李远宋晓一脸震惊,黄少天一脸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还嫁到了微草!)。

刘小别本人倒是迷之冷静,一一打了招呼,抱着小卢满脑子刚刚的蓝色花瓣,是幻觉?还是小卢早晨接了电话却只说了一个字是因为这?一直到遇见喻文州才从慢慢的担忧中回过神来,脸微微发红。

喻文州站在小卢的宿舍门口对两人笑了笑,“我刚刚想起来忘记跟小卢说你过来了,打算跟他说一声呢。你们好好玩,我去找少天了。”说罢便挥了挥手去找黄少天了。

刘小别赶紧抱着小卢进屋,把人放在床上,自己则拉了一旁的椅子坐在他面前。

蓝色调的小房间里有些地方洒着和方才见的一样的蓝色花瓣,眼前的少年乖巧的,眼睛看着他,迸射着光。

“我眼里有你~”

“噗,从哪里学的,别在网上乱学。”刘小别一掌盖在卢瀚文头上,“还有,花瓣是怎么回事?”

“今天早晨发现的,一说话就从嘴里出来。还挺好看的是不是!”

刘小别突然想到了柳非之前强行拉着几个队友普及各种同人梗,好像说到过这种事。

“花吐?”

“小别前辈你跟景熙前辈一样见多识广!早晨就是因为被花瓣吓到了才挂你电话的……”

“这样啊……”刘小别眼神一暗,心情一下子跌进了谷底,开口却是调笑 “怪不得去学那乱七八糟的东西。赶紧把人家追到手,听说这个病拖太久会死的。”

“当然了!今天上午远哥说我小花仙呢!”

“嗯,挺形象的。出去逛逛?我还没怎么好好在广州玩过呢。

“好好好!我给你介绍‘广东的一百种美食’!本来明天是你生日呢,结果让你过来找我了,嘿。”

“所以你得好好补偿我。”刘小别伸手接了一掌蓝色花瓣,小巧可爱的样子,挺像眼前的小少年,揣兜里。

“走走走我们先去吃甜品!”


4.

阳光照射下小少年拉着青年带着帽子口罩在广州的街道溜过来溜过去,天边的霞色逐渐发红又慢慢黯淡,月亮慢慢爬上。

通向蓝雨的大道路边有昏黄的路灯,路上人不多,影子拖长又缩短,将才在后,一会儿又出现在了前。

刘小别一手拿着两人的帽子和口罩,一手拉着卢瀚文,刘小别的右手和小卢的左手腕都是汗。蓝色花瓣断断续续洒了半路。

“我生日礼物准备好了吗?”刘小别语气懒洋洋的,随意踢了踢路边的小石子。

“嗯……小别前辈,我你要不要?”卢瀚文停了下来,右手抓住刘小别的右手笑嘻嘻的问,蓝雪花瓣纷纷扬扬缓缓落下。

刘小别转身看着眼睛毫不吝啬的迸射着光的小少年,那光化作光刃,一下一下敲在他的心上,小少年扬起的嘴角,弯了的眼眸以及微微发红的双颊印在了他的眼里。

手心贴着的小少年的脉搏和自己的心以同样高的频率跳动着,只得急急的一把抱过卢瀚文,抬手挡住他的脸变吻了下去。

三四秒过后,刘小别抬头,舌尖轻扫了一下双唇,两人四目相对,脸上都带了浅红。

“要,当然要。”

卢瀚文伸手环住刘小别的脖子 让他低头,凑到他的耳边——

“微草战队的刘小别前辈,我喜欢你。”

这次,没有花瓣落下。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评论(9)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