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簌

因为他们有个队长叫喻文州。

【伞修/苏沐秋生贺】我从未离开

·禤罗/文
·有私设,ooc请指出
·食用愉快

没有你的荣耀,第二年。

久违的,叶修又做梦了。
梦中,他看到一群穿着白大褂的护士医生急匆匆地往手术室跑,叶修也沉默地跟着,然后手术室的门关上,亮起红灯,走廊中重归寂静,只剩下叶修靠着墙站着,明亮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拉长。
叶修记得这个梦境,那天,在那个和梦境相同的地方,他的人生出现了转折。
灯光依然明亮,走廊中依然寂静,时间似乎在此停滞了。叶修并不着急,他知道,每当他做这个梦,他必定会睡到日上三竿。就像当初。
知道时间充裕,叶修索性回忆起了很久不曾触碰的曾经。
“喂,你叫什么名字?”
“嗯?”
“那个,我看你浑身都湿透了,要不你去我家换身衣服?”
“……”
“你别误会!我不是诱拐少年的诱拐犯!那个我……”
“噗!你能再傻点吗!”
那是初次相遇,那天下了大雨,叶修赢了苏沐秋,苏沐秋领了个叶修回家。
在路上,两个人打着一把伞,叶修和苏沐秋并肩走着,闻到了一种专属于苏沐秋的气味,他从前未曾闻过的。
苏沐秋身上的是狐臭味吧?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说的,然后,从见面到此刻之前一直保持着文质彬彬形象的苏沐秋,怒了。
于是到家时,还小的苏沐橙就看到自家哥哥一脸微笑地领回了一个浑身湿透的人,她不明所以的看着那把足够两个人共享的伞。而自家哥哥只是介绍说那人是叶修,他的朋友,无家可归了,所以要和他们一起生活。
有些兄控情结的苏沐橙没多想就点了点头,乖巧地回去做作业了。只是做作业的时候似乎不小心听到了那个叫叶修的人在抱怨:“苏沐秋你有点人性吗?”自家哥哥似乎并不怎么生气,语气特别温和的说:“我只对人有人性啊,叶修。”
哥哥真棒!
这是结合苏沐橙的回忆所拼凑的曾经,叶修至今依然不清楚为什么苏沐秋会把自己带回去,以前也带回去过别的人么?对此,苏沐橙表示:“叶修哥你应该感到庆幸,要不是你当时实在是没有钱没办法付上网费,你就该去医院和上一个逃账的人做伴了。”但叶修从当时到现在一直坚定地认为,苏沐秋一定是看上了自己的才华和美貌。苏沐橙对此只是不屑一顾的表示:“才华?你是指生活方面还是指银武方面?至于美貌,叶修哥,不要逃避现实啊。”
虽然很不情愿,但叶修也不得不承认,苏沐秋真的是一个天才,各种方面的。尤其是在他吃了苏沐秋亲手做的饭之后。
“苏沐秋你在干什么?怎么到现在都没做饭?”
“你自己解决吧。”
“这是什么?”
“银武。”
叶修还记得那个下午,苏沐秋那一刻闪烁的双眼,以及在电脑屏幕上静静浮着的乌铁,却邪的雏形。
棍子?
过去了那么多年,说话不经大脑的毛病一点也没改啊。没错,叶修将未来的斗神的银武却邪说成了棍子。对于叶修的反映,苏沐秋表示既然你自己记不住,那我就帮你记住吧。
于是当天,叶修一个人登录账号任劳任怨的刷起了那些出了名难刷的材料,刷完之后还要在地板上睡。虽然那时他们住的房子里有两张床,一张单人床,一张两个人挤挤也能睡的床。
苏沐橙曾经问过叶修这样一个问题:“叶修哥你当初为什么一点也不关心却邪呢?”叶修闻言愣了愣,无奈开口:“谁知道那个铁块儿真的能变成银武。”
是啊,未来的事,谁又能知道呢?
“叶修,我……”
“砰!”
“喂,沐秋?沐秋?你怎么了?”
“沐秋,你那边怎么这么吵?”
“沐秋!”
叶修差不多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处理好沐秋的后事,如何把这个残酷又真实的事告诉沐橙的,只记得沐橙知道后一双大眼睛怔怔地看着自己,好像要努力寻找出一丝丝的虚假,可是没有。
小姑娘的眼睛一瞬间就红了,眼泪一滴滴的往下掉,马上哭得泣不成声。他领着苏沐橙去领苏沐秋的骨灰,去安葬苏沐秋,在这个过程中苏沐橙一直哭着,看不下去的陶轩蹲下柔声地哄着苏沐橙,叶修一句话也没说。
沐秋没了,沐橙还在,不能让沐橙孤单一个人,不能让沐秋不安心,要扛下去,像沐秋当初一样扛下去。
这是叶修当初在苏沐秋墓前的所想。这些年,他也是这么做的。
未来的事,谁说得准?就像当初约定一起让枪与战矛响彻荣耀,最终也不过只剩下了斗神一人。
即是过去了无数个日夜,那个少年和他的银武一直鲜活的存在于叶修的心里,闭上眼,他们就浮现在眼前。
一叶之秋,却邪,君莫笑,千机伞,沐雨橙风,秋木苏。
时隔多年,一叶之秋与沐雨橙风已经成了神级账号,却邪至今仍然让无数人望其项背,但君莫笑,千机伞,秋木苏,却只能沉寂,一如他们的主人。
多年过去,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也长大了,和叶修成了最佳搭档,但他们心里仍然记得,谁和谁才是最佳搭档,那不言而喻的默契,那无与伦比的才华,那从不放弃的倔强,那个人,苏沐秋。
苏沐秋,秋木苏的苏,沐雨橙风的沐,一叶之秋的秋。
苏沐橙最好的哥哥,叶修最好的挚友,一叶之秋最好的搭档。
还记得那时什么都没变,四个人的账号可以连成一首诗。
沐雨橙风君莫笑,一叶之秋葬冷轩。
苏沐橙,苏沐秋,叶修,陶轩。
可最后,终敌不过时间。
橙风青丝不曾改,之秋冷轩未曾遗。
莫笑一朝终沉寂,千机伞下无少年。
灯光逐渐暗淡,叶修从回忆中醒来,朦胧中,看到苏沐秋嘴唇嗡动,这一次,他听清了。
苏沐秋说,叶修,照顾好沐橙。
睁眼,阳光透过床照进来,叶修无奈地笑了笑:“沐秋,好不容易做一次梦,你就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
叶修从床上起来,登录君莫笑,一遍遍地查看千机伞的数值,他不想让那个人的心血白费,他不甘心让君莫笑和千机伞沉寂,不甘心那个少年的光芒被掩盖,不甘心啊。
沐秋,你看哥都拿了两个冠军了,第三个也不远了,嫉妒么?
有一天,我会让大家知道君莫笑,知道千机伞,你开心么?
沐橙长大了,不再是当初那个缠着要糖的孩子了,关于你,大家都快忘得差不多了,哦,不对吴雪峰前一段时间还提起了,说你的生日快到了,你这次托梦,该不会是来要礼物的吧。行,拿个冠军给你。
“沐秋,其实,我挺想你的。”叶修的眼中充满了伤感,为苏沐秋,为他们。
嗯,我也想你啊。
房间一瞬间充满了阳光的气息,叶修怔了怔。
“沐秋,是你么?”
阳光从不知什么时候开了的窗户进入房间,无人应答。

乔一帆小天使生快~

魏老大生日不来波国王的游戏么[3]

·宁簌,禤罗/文
·新人小白的第一篇文
·私设如山,可能会ooc,有bug请提出
·cp避雷

第四轮,国王,魏琛。
“唉,我国王就不为难你们了,毕竟我两个徒弟还在这呢,方块7和桃花K来首威风堂堂吧,中文版就行。”
“魏老大……”黄少天刚说几个字魏琛就急忙开口打断了他,“不会的学啊,跑点调也没事。”他一脸我都把惩罚弄得那么简单了,你们还不赶紧照做的表情看着黄少天,同时也暴露了他坑到了自己徒弟很开心。
“少天。”喻文州脸上依然是泰然自若的微笑,“黑桃K是我。”
黄少天那像是被塞了秋葵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点,可是自家队长唱小黄歌只有他才能听好吗!
威风堂堂的前奏突然响起,苏沐橙拿着手机看着喻黄二人,眼镜里全是腐女的光辉,“喻队,黄少,你们肯定不会唱吧 来来快点学。”说着把手机塞到了黄少天手里。
跟自家队长唱威风堂堂……刚刚光想着怎么挑掉的黄少天脸红了,抬眼想瞪魏琛一眼,结果看到方世镜在盯着魏琛看,而被看着的魏琛正极力的让自己显得正常一点。
喻文州心里正庆幸刚刚自己让方世镜向魏琛告白了,不然要是魏琛脑子里不全是方世镜的话,还不知要被魏琛整得多惨。
“我带叶修去买醒酒药。”韩文清拎起醉醺醺的叶修趁喻黄学威风堂堂溜出了包间。

“老韩。”
韩文清将叶修拥进怀里。

韩文清和叶修回到包间的时候,魏琛正在包间门口抽烟。
“老叶你醒了?”魏琛看到韩叶二人就把烟掐了,直接扔进一旁的垃圾桶。跟在还是有点醉的叶修后面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黄少天这时正窝在自家队长的怀里用有点跑的调唱着威风堂堂。
“哟……”叶修尚有残醉未醒,连讽刺中都参入了醉意,“难得见剑圣像个小媳妇似的……”
黄少天一碰就炸毛了,瞪了叶修一眼,脸红了半边,又往喻文州怀里蹭了蹭。
喻文州一笑,抱紧了黄少天。
吴雪峰看了一眼旁边正和戴妍琦聊出本子的事的苏沐橙,默默的和方世镜一起洗牌。

第三轮,国王,苏沐橙。
“嗯……方块A,黑花九,来首霸图的汉子。”苏沐橙眼里迷之光点,方锐和魏琛直接笑得趴到了桌子上,喻文州和吴雪峰脸上的迷之笑容更甚了,叶修一脸赞赏的看着苏沐橙。
林敬言一脸懵的看着旁边的方锐。而方锐大大只顾着自己笑了,并没有看到一旁林大大投来的疑惑的目光。
“队长队长,你们在笑什么啊。霸图的汉子?有这首歌吗?霸图?苏妹子,怎么会听霸图的歌啊?霸图的汉子?有霸图的妹子吗?霸图的汉子谁呀?韩队张副老林?那妹子不会是乐乐吧!”
“少天,等一会儿就知道了。”喻文州微笑着搂紧了怀里猫样的黄少天。
苏沐橙回给了黄少天一个佛曰不可说又兴奋的表情。
众人吧牌一推——韩文清方块A,林敬言黑花9。
吴雪峰在一旁憋着笑说:“嗯,很应题。”
苏沐橙等人的表情比刚才更兴奋了。
“唱歌这种事还是带上家属比较好。”魏琛在一旁又给这场闹剧添了一把柴火。
“对对,叶修哥和点心大大跟着一起吧。”苏沐橙边从手机里翻找歌和伴奏边说。
“可以。老韩,我陪你你可要好好唱。”叶修靠在椅背上看着韩文清还没有黑的钱包脸。
“可以可以。苏妹子放歌吧。”
苏沐橙点开了暂停键,套马杆的前奏响了起来。“这首歌的调大家应该都挺熟的,歌词我发给韩队和林大大了。”
“给我一个拳皇,一个十年的队长……霸图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黄少天和方锐在进入副歌部分的时候终于憋不住笑了。
林敬言无奈的笑着把笑疯了的方锐拥进怀里。韩文清的脸在叶修的笑声中越来越黑了。
方世镜表示,这个世界越来越神奇了。魏琛表示这种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所以打开了录像并在第一时间上传。
韩叶林方四人在笑声中顺了两遍歌词就开始唱了。
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孙姓职业选手透露:后来,职业选手群热闹了半天,这个视频也成了韩文清和林敬言最大的黑历史。

魏老大生日不来波国王的游戏么「2」

•宁簌,禤罗/文(依然没有完结_(:з」∠)_)
•新人小白第一篇文
•私设如山,可能会ooc
•cp避雷

“好久不见了,魏琛。”
包间的里的桌子上摆满了菜,桌旁坐着两个男人,三十左右,干净利落。这两个人,魏琛都认识。一个是方世镜,一个是吴雪峰。两个都早已退役当的人。
“我去,老方你怎么回来了!”
虽然看到两个人魏琛都很惊讶,但他还是无视了吴雪峰径直向方世镜走去,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聊了起来。
看见老魏这样吴雪峰向天翻了个白眼,这人和人就是不一样。下一秒他就挂起笑脸凑到了叶修旁边:“小队长,想我了没呀!”叶修吐了他一脸烟,嘲讽开启:“不想啊,你问老韩想你不?”说着往韩文清的方向看。吴雪峰瞥了一眼韩文清万年不变的钱包脸,默默的退了回去,想去和别人打个招呼。
“吴前辈好啊。”
“吴队好。”
“老吴,好久不见啊。”
“你好啊。”
吴雪峰错了,错得离谱。他看着一群成双入对的人,表示想要副墨镜。
正想着一副墨镜横了过来,抬眼就看到笑得灿烂的苏沐橙。苏沐橙拍了拍吴雪峰的肩膀,道了声“雪峰哥。”然后径直走向桌旁坐下,打开手机继续和小戴聊天。
吴雪峰是真的有一瞬间的失神,当年,也有一个人那么拍着他的肩膀,说“吴雪峰”......

一行人说说笑笑地走到桌旁坐下,魏琛拍着方世镜的肩膀:“你们搞什么?”方世镜无奈的看着他,这个人怎么这么迟钝?这么多年一点也没变。
“你管那么多干嘛?不饿吗?”魏琛抽了抽嘴角,你别说,还真饿了。
“吃 吃 吃!起床到现在老子还没吃呢!”说着就要动嗓子。
坐在老魏旁边的方锐伸手挡了挡:“别呀 老魏,玩点游戏呗。”魏琛虎躯一震,用眼神瞄了瞄笑得心脏的那谁,那谁,那谁谁:“你们想干嘛?”
“呵,老魏,没胆还是咋的?”叶修咬着烟却口齿清晰地开口了。
“靠,老夫什么不敢!来吧!”魏琛撸撸袖子,一副从容赴死的模样。
喻文州笑了笑:“魏队,没什么,我们只是玩儿个游戏而已。”
“对啊对啊 只是个游戏魏老大你不用这么紧张,这个游戏很好玩的 真的!你要相信我,我怎么可能骗你呢。对吧,队长!”黄少天一边从旁边林敬言的包里掏东西一面嘴还在不停地附合队长的话,真是爱的深沉。
“国王的游戏。”喻文州接过自家副队长递来的纸牌,“我们开始吧。”

第一轮,国王,喻文州。
喻文州的笑容从未下去:“那我就点了。”他清了清嗓:“就请黑桃3找个人告白吧。”
此言一出不少人的神色就变了,一种是开热闹写本子,比如苏妹子;一种是大祸临头不知所措,比如方世镜;一种是有些危机意识,比如方锐。
“不会吧。”魏琛看着好友的脸色抖然一变,不会这么背吧。
方世镜把牌亮出来,黑桃3。
“这就没办法了,没想到这么快中招啊。”说着他转向魏琛,“老魏,其实......”
方世镜话未说完,魏琛直接阻止了他:“老方你要静静,这只是一个游戏!”
方世镜笑了笑:“老魏,我们是一起加入蓝雨的,三年中的大小风波都是我们共同承担的。但三年后你却突然退役。我们共同开始开创未来却不想你先我退场......”
当年喻文州连胜魏琛三次,魏琛退役,第四赛季喻文州接任索克萨尔和蓝雨队长之位。新旧的交替并没有刻意在意。他是老人,就该离开。这是他的想法。
“你离开之后,我担任了队长,也就真实的感觉到了你当时的责任,也感受到了自己的状态在下滑……”
“我们都很在意蓝雨,在意蓝雨的未来。魏琛,我未必完全懂你,但是……”
魏琛看到方世镜的眼神变得坚定。
“我喜欢你,魏琛。”
魏琛觉得,太不妙了,自己和方世镜似乎有点不对,太不对了。
“我……”魏琛张了张嘴。
“行了,有什么要说的你们两个单独说,下一轮下一轮。”叶修吐着烟一脸不耐烦。
方世镜笑了笑,开始重新洗牌。

第二轮,国王,方锐。
“呵呵,老叶。”方锐大大手里举着牌,不怀好意的看向叶修。后者一脸无所谓,倒是林敬言看着方锐一脸宠溺。
“行了,方块4给一个人打电话告白,注意是不在场的!”方锐一脸兴奋。
叶修把牌推出来,呵,方块4,真巧。
一屋子人一下子静下来了,全都望着叶修,苏沐橙倒是你多大反映,吴雪峰开始转牌。
叶修吐了出一口烟,把烟顺手掐了:“没办法,我喝酒。”
说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仰头喝了下去。
韩文清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叶修酒量不好还这么一口闷,他想干嘛!
韩文清看着趴在桌上的叶修,任劳任怨的想把他架到一旁的沙发上,示意众人继续。却不想叶修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整个人瘫在了他的怀里,一屋子人的目光都自觉的移开了。
我想交钱包 。。。。
韩文清看着在他怀里难得温驯的叶修,心里只觉得郁闷。
韩文清喜欢叶修,全联盟都知道。可别人不知道的是,叶修,有个永远也忘不掉的人。
那个少年即使已经十年未见,韩文清也依然记得他的样子,容貌清秀,笑容明朗,还有那个少年的荣耀,华丽,高效,就算只有短短的几次交手。
韩文清不知道叶修是如何放下的。
不,叶修没有放下。如果他放下了,他也行早就退役了。
感受到叶修的情绪慢慢阴沉,韩文清怀抱住了叶修,在他耳边说:“我还在。”
叶修无意识的蹭了蹭韩文清的脖子,紧了紧胳膊,像是要把怀里的人永远圈住。
韩文清皱了皱眉,伸手拍了拍叶修的后背,叶修睡觉抱住东西就不会放手这个毛病他不想让别人知道:“醒了,别装睡。”叶修不理。韩文清继续拍,不理,再拍一下,还不理。
韩文清直接把叶修拎到了沙发上,用暴力让叶修乖乖放了手。末了,还哼了声,“幼稚。”

魏老大生日不来波国王的游戏么(1)

·宁簌,禤罗/文(因为没码完又敢时间真正开始国王的游戏会放在p2里)
·新人小白第一次发文(๑• . •๑)
·私设如山,可能会ooc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如有bug,请提出
·私设时间为十赛季魏琛生日的时候,9.26兴欣主场败给霸图,所以有霸图

“开门啊开门啊魏老大你开门啊!太阳晒屁股了魏老大你怎么还不起?我告诉你队长说睡懒觉就是在浪费!有时间睡懒觉还不如起来运动嘛!起床了起床了!下午几点了都魏老大你在兴欣这么久难道都在过这种生活吗?哎呀这样可不好还是回蓝雨吧回蓝雨吧!”
一大清早,魏琛还没与周公告别就被扔进了鸭棚,他感觉有一千只鸭子在叫,还他妈居然一边叫一边打拍子!能不能尊重一下老年人!
一睁眼,魏琛就见到了那个一个人可以抵一个鸭棚的神奇人类,黄·一千只鸭鸣·队长最好·脑速跟不上语速·少天一脸小太阳笑容地看着他。
魏·老年人·猥琐中的战斗机·兴欣三大猥琐之一·琛,心好累。
“小子,你不好好呆在蓝雨来兴欣嘛!”魏琛看着黄少天张嘴欲说,立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抢先丢出了一个问题。黄少天可是让联盟都改规则的人啊,他老胳膊老腿的可受不了,文字泡一压就倒。
“哎呀魏老大你这是什么话好歹你也是我师父对不对!我这次和队长可是专门来看你的队长他说像你所以我就立刻订了机票飞过来了,魏老大我跟你说啊,队长他最近可好了比如训练……”黄少天立刻笑眯眯地接上了话,连说带比划手舞足蹈,虽然不知道在比划什么……但是作为黄少天的师父,魏琛居然从里面看出来了拔刀斩和上挑……真是热爱自己职业的好选手。
“停停停!你和喻文州来干嘛的!”
魏琛看着黄少天一张一合的嘴头都要炸了!你把他当喻文州吗!
“魏队,您先穿衣服吧。我和少天在客厅等。”不知什么时候就在门口的喻文州挂着招牌笑容进来,一把抓住自家副队的后领就把人拎出了房间,顺带很贴心的关上了房门,全程不但无视了脏乱差的“狗窝”还免疫了黄少天的垃圾话。不愧是喻队。
看着喻黄走出房间,关上房门,魏琛表示他要抽根烟冷静冷静。
自己从蓝雨训练营带出来的两个徒弟,一个把自己打败了,一个一见到自己就放垃圾话,还一句不离自家队长,魏琛表示心很累,很累。

楼下客厅叶修看着被自家队长以一种揪鸭子的方式拉下来的黄少天,毫不客气的开口了:“唉呦喂,黄少天你可真是能作啊。你刚才没看见喻文州在下面等得叫一个焦躁不安啊,整个一媳妇儿被人抢了的样子啊。”
正在奋力跟上自家队长步调下楼的黄少天听到这话,立刻中气十足的回了过去:“叶不羞你个不要脸的你闭嘴吧!我家队长那是等不及要见魏老大你那是什么破比喻!有点文化行么!抢媳妇你妹啊!”
“少天,我是叶修她妹,你有问题吗?”一旁的苏沐橙学着喻文州的语气悠悠的问了回去。
“我靠靠靠靠靠!”黄少天竟然一时不知如何对这个满脸微笑的人喷垃圾话。
受她哥真传,苏沐橙笑起来那叫一个人畜无害人见人爱春暖花开,不过黄少天还是私心的觉得还是自家队长笑起来最好看!
“唉呦我去,我说你们这群人吵什么吵!我还想睡个回笼觉呢你们干嘛啊!”魏琛一手夹着烟慢慢从楼上下来,一屁股坐到叶修旁边,两个人像成仙一样在那喷云吐雾。
苏沐橙看了看表,一边顺手收了叶修吸了一半的烟一边说:“差不多了,走吧。”
“走什么?”魏琛表示从醒来到现在他都懵着。
“唉唉没什么只不过是请魏老大吃顿饭而已嘛对吧,队长!”黄少天语速明显快了几倍然后转头看向喻文州,眨了几下眼睛。
喻文州微笑着看了看黄少天,伸手帮自家剑圣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才转头对魏琛道:“许久不见魏队心里一直挂念,正好有空,所以想请魏队吃个饭,这些年少天也挺想您的。”
魏琛保持沉默。魏琛觉得自己有点要到倒霉,自己的徒弟要被拐了,被那个外表无害的心脏,完全是被拐了还心甘情愿的!
魏琛看着脸色微红但一直盯着喻文州看的黄少天,心里闷得难受。喻文州你还老夫的乖徒弟啊!
魏琛觉得自己养了多年的女儿被拐了,啊不,是养的白菜被猪拱了。
“叶修。”韩文清这一句话震得魏琛的烟都晃了晃,一扭头看到猛的把烟塞进裤兜、刚还在手里的打火机正飞向客厅的茶几的叶修一脸从容的看着韩文清,:“老韩你来得晚了点啊,蓝雨的早来了。”
魏琛还没来得及开口讽刺叶修就被黄少天抢了先:“哈哈哈哈叶不羞,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刚打算点烟呢,成天在网游里欺负蓝溪阁,现在老韩来管你了吧,哈哈哈哈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魏琛在叶修旁边一脸猥琐笑的示意韩文清叶修今天刚买的烟在他左边裤兜里,还紧接着黄少天的话到:“老叶啊,都是有家室的人了,这烟,还是别抽了。”说完,还有吸了一口烟。余光里好像看到了喻文州的心脏笑,转念想到喻文州脸上一直挂着心脏笑,应该只是自己看那一眼的时候角度问题罢了。
魏琛回过神一看被韩文清拉走毫无抵抗力的叶修竟一句垃圾话都没有回他,加上一脸等着看好戏的表情,心里纳闷,今天到底什么日子?一个两个的都那么奇怪。
叶修在被韩文清拉出客厅之前对着刚刚跟着韩文清进来的林敬言说:“林大大,记得多操点心啊。”
方·你看我真诚的眼睛·废物点心·兴欣三大猥琐之一·锐道:“艹,老叶……”气势汹汹的点心大大被韩文清瞪了一眼瞬间被禁音了,扭头睁着大眼睛看向林敬言。
一旁的苏沐橙正边吃瓜子边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方锐和林敬言。
林敬言无奈伸出手圈住了走到他身边的方锐:“点心大大难道不愿意么?”同时还用另一只手推了一下眼镜。
观战的魏琛表示,在这个到处都是恋爱的酸臭味的世界唯有同是单身的苏妹子还有一丝温度。
就在喻文州一脸宠溺地看着他身边正在QQ上和张佳乐喷垃圾话的黄少天,还时不时揉一揉黄少天的头发;林敬言正抱着他的点心大大调戏;苏沐橙欢欢喜喜敲戴妍琦说该出本子了;而魏琛边抽烟边高呼世风日下的时候,陈果推开门走进了这间充满了神经病的房间,好在她早已习惯。
“我说各位,电话都催了好几遍了,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