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簌

因为他们有个队长叫喻文州。


cp洁癖


背景字为顾城轩的,头像忘记是哪位太太的,侵删。

【黄少天生贺/喻黄】纯白信封

·宁簌/文
·cp避雷:喻黄
·少天十八岁了可以干一些成年人干的事情了
·黄少十八岁生日快乐
·私设如山,ooc,有bug请指出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喻文州从训练室里出来的时候黄少天正好准备以上厕所为借口偷溜回宿舍。
关上训练室门的响声惊得黄少天回头一看,准备贿赂(威胁)这个发现自己“犯罪”的人,结果发现跟自己对上眼的是自家队长。
要死……黄少天心里暗道,心虚的吞了一下口水,乖巧站好。
喻文州眼角的弧度不变,含笑盯着黄少天的眼睛看,等着他开口为自己辩解。
“队长……我,我去门口拿快递。”
“哦?少天买什么了?我陪你去拿吧。”喻文州手拿一个纯白的信封,走到黄少天旁边,似是真要陪黄少天去拿快递,但是站位又恰好把黄少天堵在墙边。
黄少天一看这情形就知道自己干的事情被喻文州知道了,干脆也不装了,抱住喻文州的胳膊就是一连串黏腻的队长,惹得喻文州不禁失笑,举起手里的信封轻晃。
“少天知道这是什么吗?”
“咳咳咳,队长你知道什么叫情趣吗?你肯定知道啊,那你还问啊啊啊啊啊问出来就不是情趣就不是情趣了!”黄少天脸上带上了一点点羞红,气急败坏的数落自家队长的心脏行径,同时心里一阵轻松,对于喻文州究竟喜欢不喜欢的自己的那点点猜测迷雾散尽。
心底的雀跃不经由主人同意的跃上那双反射着阳光的眼睛随后被喻文州轻易捕捉。
喻文州看着眼前人实在可爱,借着身高优势揉乱那人的短发,另一只手把手中的信封塞进黄少天的手里,一点温热的手汗沾在信封上,开口问:“少天以为是什么?回去再看,今天给你过生日。”说着就把黄少天拉回了训练室。
大幅度的走动的让黄少天藏在队服裤兜里的另一封左手写的表白信露出了白色的一角,被黄少天用手遮掩。
训练室里的训练已经提早停了,除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之外的几个队员正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若无其事的聊天或是四处乱看,一看就是刚刚扒门缝怕被发现匆忙跑回位置上的。
黄少天少有的安静,喻文州笑着看了看整个训练室,右手握着黄少天的左手,两人的手汗互相融合,让两人的手更贴紧。
透过训练室的窗户射进的阳光温暖得不像话,经过黄少天照进喻文州的心底,惹得喻文州不禁低头一笑,而一旁的黄少天不知所以然也跟着脸被镀上一层羞粉。
“咳。”郑轩被徐景熙和李远推出来,轻咳一声打断了正在制造粉红泡泡的喻黄二人。
“你们两个一会儿再秀也不迟,黄少过生日可就一天啊。”
“就是就是,黄少生日快乐!恭喜你又老了一岁。”徐景熙附和着郑轩,同时怂恿小卢去拉开喻黄二人,拉黄少天回宿舍。
“赶紧的啊,黄少你看我们都饿了。好不容易有天提前结束训练出去玩。”李远和宋晓都已经拿好队服外套,站在训练室门口,准备回宿舍换私服。
“你们一个个的赶春运吗!破坏别人恩爱美好幸福生活是会遭报应的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唉唉唉小卢你慢点,小孩子年纪轻轻不要那么急躁!”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