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簌

因为他们有个队长叫喻文州。


cp洁癖


背景字为顾城轩的,头像忘记是哪位太太的,侵删。

【伞修/苏沐秋生贺】我从未离开

·禤罗/文
·有私设,ooc请指出
·食用愉快

没有你的荣耀,第二年。

久违的,叶修又做梦了。
梦中,他看到一群穿着白大褂的护士医生急匆匆地往手术室跑,叶修也沉默地跟着,然后手术室的门关上,亮起红灯,走廊中重归寂静,只剩下叶修靠着墙站着,明亮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拉长。
叶修记得这个梦境,那天,在那个和梦境相同的地方,他的人生出现了转折。
灯光依然明亮,走廊中依然寂静,时间似乎在此停滞了。叶修并不着急,他知道,每当他做这个梦,他必定会睡到日上三竿。就像当初。
知道时间充裕,叶修索性回忆起了很久不曾触碰的曾经。
“喂,你叫什么名字?”
“嗯?”
“那个,我看你浑身都湿透了,要不你去我家换身衣服?”
“……”
“你别误会!我不是诱拐少年的诱拐犯!那个我……”
“噗!你能再傻点吗!”
那是初次相遇,那天下了大雨,叶修赢了苏沐秋,苏沐秋领了个叶修回家。
在路上,两个人打着一把伞,叶修和苏沐秋并肩走着,闻到了一种专属于苏沐秋的气味,他从前未曾闻过的。
苏沐秋身上的是狐臭味吧?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说的,然后,从见面到此刻之前一直保持着文质彬彬形象的苏沐秋,怒了。
于是到家时,还小的苏沐橙就看到自家哥哥一脸微笑地领回了一个浑身湿透的人,她不明所以的看着那把足够两个人共享的伞。而自家哥哥只是介绍说那人是叶修,他的朋友,无家可归了,所以要和他们一起生活。
有些兄控情结的苏沐橙没多想就点了点头,乖巧地回去做作业了。只是做作业的时候似乎不小心听到了那个叫叶修的人在抱怨:“苏沐秋你有点人性吗?”自家哥哥似乎并不怎么生气,语气特别温和的说:“我只对人有人性啊,叶修。”
哥哥真棒!
这是结合苏沐橙的回忆所拼凑的曾经,叶修至今依然不清楚为什么苏沐秋会把自己带回去,以前也带回去过别的人么?对此,苏沐橙表示:“叶修哥你应该感到庆幸,要不是你当时实在是没有钱没办法付上网费,你就该去医院和上一个逃账的人做伴了。”但叶修从当时到现在一直坚定地认为,苏沐秋一定是看上了自己的才华和美貌。苏沐橙对此只是不屑一顾的表示:“才华?你是指生活方面还是指银武方面?至于美貌,叶修哥,不要逃避现实啊。”
虽然很不情愿,但叶修也不得不承认,苏沐秋真的是一个天才,各种方面的。尤其是在他吃了苏沐秋亲手做的饭之后。
“苏沐秋你在干什么?怎么到现在都没做饭?”
“你自己解决吧。”
“这是什么?”
“银武。”
叶修还记得那个下午,苏沐秋那一刻闪烁的双眼,以及在电脑屏幕上静静浮着的乌铁,却邪的雏形。
棍子?
过去了那么多年,说话不经大脑的毛病一点也没改啊。没错,叶修将未来的斗神的银武却邪说成了棍子。对于叶修的反映,苏沐秋表示既然你自己记不住,那我就帮你记住吧。
于是当天,叶修一个人登录账号任劳任怨的刷起了那些出了名难刷的材料,刷完之后还要在地板上睡。虽然那时他们住的房子里有两张床,一张单人床,一张两个人挤挤也能睡的床。
苏沐橙曾经问过叶修这样一个问题:“叶修哥你当初为什么一点也不关心却邪呢?”叶修闻言愣了愣,无奈开口:“谁知道那个铁块儿真的能变成银武。”
是啊,未来的事,谁又能知道呢?
“叶修,我……”
“砰!”
“喂,沐秋?沐秋?你怎么了?”
“沐秋,你那边怎么这么吵?”
“沐秋!”
叶修差不多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处理好沐秋的后事,如何把这个残酷又真实的事告诉沐橙的,只记得沐橙知道后一双大眼睛怔怔地看着自己,好像要努力寻找出一丝丝的虚假,可是没有。
小姑娘的眼睛一瞬间就红了,眼泪一滴滴的往下掉,马上哭得泣不成声。他领着苏沐橙去领苏沐秋的骨灰,去安葬苏沐秋,在这个过程中苏沐橙一直哭着,看不下去的陶轩蹲下柔声地哄着苏沐橙,叶修一句话也没说。
沐秋没了,沐橙还在,不能让沐橙孤单一个人,不能让沐秋不安心,要扛下去,像沐秋当初一样扛下去。
这是叶修当初在苏沐秋墓前的所想。这些年,他也是这么做的。
未来的事,谁说得准?就像当初约定一起让枪与战矛响彻荣耀,最终也不过只剩下了斗神一人。
即是过去了无数个日夜,那个少年和他的银武一直鲜活的存在于叶修的心里,闭上眼,他们就浮现在眼前。
一叶之秋,却邪,君莫笑,千机伞,沐雨橙风,秋木苏。
时隔多年,一叶之秋与沐雨橙风已经成了神级账号,却邪至今仍然让无数人望其项背,但君莫笑,千机伞,秋木苏,却只能沉寂,一如他们的主人。
多年过去,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也长大了,和叶修成了最佳搭档,但他们心里仍然记得,谁和谁才是最佳搭档,那不言而喻的默契,那无与伦比的才华,那从不放弃的倔强,那个人,苏沐秋。
苏沐秋,秋木苏的苏,沐雨橙风的沐,一叶之秋的秋。
苏沐橙最好的哥哥,叶修最好的挚友,一叶之秋最好的搭档。
还记得那时什么都没变,四个人的账号可以连成一首诗。
沐雨橙风君莫笑,一叶之秋葬冷轩。
苏沐橙,苏沐秋,叶修,陶轩。
可最后,终敌不过时间。
橙风青丝不曾改,之秋冷轩未曾遗。
莫笑一朝终沉寂,千机伞下无少年。
灯光逐渐暗淡,叶修从回忆中醒来,朦胧中,看到苏沐秋嘴唇嗡动,这一次,他听清了。
苏沐秋说,叶修,照顾好沐橙。
睁眼,阳光透过床照进来,叶修无奈地笑了笑:“沐秋,好不容易做一次梦,你就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
叶修从床上起来,登录君莫笑,一遍遍地查看千机伞的数值,他不想让那个人的心血白费,他不甘心让君莫笑和千机伞沉寂,不甘心那个少年的光芒被掩盖,不甘心啊。
沐秋,你看哥都拿了两个冠军了,第三个也不远了,嫉妒么?
有一天,我会让大家知道君莫笑,知道千机伞,你开心么?
沐橙长大了,不再是当初那个缠着要糖的孩子了,关于你,大家都快忘得差不多了,哦,不对吴雪峰前一段时间还提起了,说你的生日快到了,你这次托梦,该不会是来要礼物的吧。行,拿个冠军给你。
“沐秋,其实,我挺想你的。”叶修的眼中充满了伤感,为苏沐秋,为他们。
嗯,我也想你啊。
房间一瞬间充满了阳光的气息,叶修怔了怔。
“沐秋,是你么?”
阳光从不知什么时候开了的窗户进入房间,无人应答。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