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簌

因为他们有个队长叫喻文州。


cp洁癖


背景字为顾城轩的,头像忘记是哪位太太的,侵删。

魏老大生日不来波国王的游戏么「2」

•宁簌,禤罗/文(依然没有完结_(:з」∠)_)
•新人小白第一篇文
•私设如山,可能会ooc
•cp避雷

“好久不见了,魏琛。”
包间的里的桌子上摆满了菜,桌旁坐着两个男人,三十左右,干净利落。这两个人,魏琛都认识。一个是方世镜,一个是吴雪峰。两个都早已退役当的人。
“我去,老方你怎么回来了!”
虽然看到两个人魏琛都很惊讶,但他还是无视了吴雪峰径直向方世镜走去,一副哥俩好的样子聊了起来。
看见老魏这样吴雪峰向天翻了个白眼,这人和人就是不一样。下一秒他就挂起笑脸凑到了叶修旁边:“小队长,想我了没呀!”叶修吐了他一脸烟,嘲讽开启:“不想啊,你问老韩想你不?”说着往韩文清的方向看。吴雪峰瞥了一眼韩文清万年不变的钱包脸,默默的退了回去,想去和别人打个招呼。
“吴前辈好啊。”
“吴队好。”
“老吴,好久不见啊。”
“你好啊。”
吴雪峰错了,错得离谱。他看着一群成双入对的人,表示想要副墨镜。
正想着一副墨镜横了过来,抬眼就看到笑得灿烂的苏沐橙。苏沐橙拍了拍吴雪峰的肩膀,道了声“雪峰哥。”然后径直走向桌旁坐下,打开手机继续和小戴聊天。
吴雪峰是真的有一瞬间的失神,当年,也有一个人那么拍着他的肩膀,说“吴雪峰”......

一行人说说笑笑地走到桌旁坐下,魏琛拍着方世镜的肩膀:“你们搞什么?”方世镜无奈的看着他,这个人怎么这么迟钝?这么多年一点也没变。
“你管那么多干嘛?不饿吗?”魏琛抽了抽嘴角,你别说,还真饿了。
“吃 吃 吃!起床到现在老子还没吃呢!”说着就要动嗓子。
坐在老魏旁边的方锐伸手挡了挡:“别呀 老魏,玩点游戏呗。”魏琛虎躯一震,用眼神瞄了瞄笑得心脏的那谁,那谁,那谁谁:“你们想干嘛?”
“呵,老魏,没胆还是咋的?”叶修咬着烟却口齿清晰地开口了。
“靠,老夫什么不敢!来吧!”魏琛撸撸袖子,一副从容赴死的模样。
喻文州笑了笑:“魏队,没什么,我们只是玩儿个游戏而已。”
“对啊对啊 只是个游戏魏老大你不用这么紧张,这个游戏很好玩的 真的!你要相信我,我怎么可能骗你呢。对吧,队长!”黄少天一边从旁边林敬言的包里掏东西一面嘴还在不停地附合队长的话,真是爱的深沉。
“国王的游戏。”喻文州接过自家副队长递来的纸牌,“我们开始吧。”

第一轮,国王,喻文州。
喻文州的笑容从未下去:“那我就点了。”他清了清嗓:“就请黑桃3找个人告白吧。”
此言一出不少人的神色就变了,一种是开热闹写本子,比如苏妹子;一种是大祸临头不知所措,比如方世镜;一种是有些危机意识,比如方锐。
“不会吧。”魏琛看着好友的脸色抖然一变,不会这么背吧。
方世镜把牌亮出来,黑桃3。
“这就没办法了,没想到这么快中招啊。”说着他转向魏琛,“老魏,其实......”
方世镜话未说完,魏琛直接阻止了他:“老方你要静静,这只是一个游戏!”
方世镜笑了笑:“老魏,我们是一起加入蓝雨的,三年中的大小风波都是我们共同承担的。但三年后你却突然退役。我们共同开始开创未来却不想你先我退场......”
当年喻文州连胜魏琛三次,魏琛退役,第四赛季喻文州接任索克萨尔和蓝雨队长之位。新旧的交替并没有刻意在意。他是老人,就该离开。这是他的想法。
“你离开之后,我担任了队长,也就真实的感觉到了你当时的责任,也感受到了自己的状态在下滑……”
“我们都很在意蓝雨,在意蓝雨的未来。魏琛,我未必完全懂你,但是……”
魏琛看到方世镜的眼神变得坚定。
“我喜欢你,魏琛。”
魏琛觉得,太不妙了,自己和方世镜似乎有点不对,太不对了。
“我……”魏琛张了张嘴。
“行了,有什么要说的你们两个单独说,下一轮下一轮。”叶修吐着烟一脸不耐烦。
方世镜笑了笑,开始重新洗牌。

第二轮,国王,方锐。
“呵呵,老叶。”方锐大大手里举着牌,不怀好意的看向叶修。后者一脸无所谓,倒是林敬言看着方锐一脸宠溺。
“行了,方块4给一个人打电话告白,注意是不在场的!”方锐一脸兴奋。
叶修把牌推出来,呵,方块4,真巧。
一屋子人一下子静下来了,全都望着叶修,苏沐橙倒是你多大反映,吴雪峰开始转牌。
叶修吐了出一口烟,把烟顺手掐了:“没办法,我喝酒。”
说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仰头喝了下去。
韩文清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叶修酒量不好还这么一口闷,他想干嘛!
韩文清看着趴在桌上的叶修,任劳任怨的想把他架到一旁的沙发上,示意众人继续。却不想叶修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整个人瘫在了他的怀里,一屋子人的目光都自觉的移开了。
我想交钱包 。。。。
韩文清看着在他怀里难得温驯的叶修,心里只觉得郁闷。
韩文清喜欢叶修,全联盟都知道。可别人不知道的是,叶修,有个永远也忘不掉的人。
那个少年即使已经十年未见,韩文清也依然记得他的样子,容貌清秀,笑容明朗,还有那个少年的荣耀,华丽,高效,就算只有短短的几次交手。
韩文清不知道叶修是如何放下的。
不,叶修没有放下。如果他放下了,他也行早就退役了。
感受到叶修的情绪慢慢阴沉,韩文清怀抱住了叶修,在他耳边说:“我还在。”
叶修无意识的蹭了蹭韩文清的脖子,紧了紧胳膊,像是要把怀里的人永远圈住。
韩文清皱了皱眉,伸手拍了拍叶修的后背,叶修睡觉抱住东西就不会放手这个毛病他不想让别人知道:“醒了,别装睡。”叶修不理。韩文清继续拍,不理,再拍一下,还不理。
韩文清直接把叶修拎到了沙发上,用暴力让叶修乖乖放了手。末了,还哼了声,“幼稚。”

评论

热度(44)